位置: 首页 > 观察家 > 专栏 >
东盟心中的亚投行
2015-05-13 15:59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近藤大介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亚投行与亚洲开发银行若能形成一种良性的竞争关系,对于推进东盟各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乃是上策

东瀛视角


近藤大介

4月下旬的雅加达,到处人声鼎沸。印尼是东盟(asean)中人口数量最多的国家,高达2.5亿人,雅加达是印度尼西亚的首都,交通拥堵情况远超北京,平时就是一个很喧嚣的都市,现在更加热闹。在这个4月,印尼政府举办了两大盛事。

其一是为了纪念1955年亚非会议(aac)召开60周年的活动。当年亚非会议在万隆举行,在美苏冷战背景下,发展中国家联合起来宣扬民族自决和不结盟国家的团结协作。本届亚非会议,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首的多国政府首脑以及各界代表齐聚印尼,相关新闻也在中国被广泛报道。

其二是在本届亚非会议(aac)召开之前,在雅加达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举办了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wef)的东亚峰会。

世界经济论坛俗称“达沃斯论坛”,每年1月底在瑞士的达沃斯小镇举行年会,9月则在中国召开“夏季达沃斯论坛”。除此之外,每年春天在亚洲的一个热门国家举办东亚峰会。今年4月20日至21日,本届东亚峰会在雅加达举行,来自40个国家的逾700名首脑政要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亚洲的未来。今年峰会的中心话题有两个——今年年底即将实现的东盟经济一体化,以及中国提出的今年年底即将设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aiib)”。

我认为中国读者对亚投行的话题更感兴趣,所以我集中参与了亚投行的讨论和采访。东亚峰会的第二天的议题主要围绕亚投行展开。上午的分论坛主题为“促进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出席该论坛的嘉宾是:自认亲中派的泰国能源部部长阿卡拉沙尼(akrasanee)和日本的基础设施代表企业日立制作所的田边靖雄副社长,印尼媒体metro tv的主持人夹在两人的唇枪舌战之间。本文摘录部分如下——

主持人:佐科·维多多就任印尼总统之后曾多次强调要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事实上,未来五年,亚洲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至少需要投入80亿美元,以日本为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adb)已经无法满足这一需要。因此中国提出加快速度的口号,宣布设立“亚投行”(aiib)。

阿卡拉沙尼:2003年的泰国与现在的印尼一样,许多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等待上马,却由于无法筹措到资金被迫流产。如今,中国提议设立亚投行,正是雪中送炭的好事,我们大大欢迎!资金没有国界,一直以来,中国都在购买美国国债,现在终于把目光投向亚洲了。

田边靖雄:基础设施不是建好了就完事儿了,必须从综合角度考虑生活循环的问题,定期进行检修和维护。因此,需要进行细致的数据分析等,这对技术水平的要求很高。我们在承接波兰政府的大楼建设项目时,波兰政府对我们提出了最高新尖的技术要求。

主持人:虽说日本的技术确实是世界一流水平,但现实情况是亚洲有巨大的需求。在全球纷争不断的背景下,中国提出了和平建设的口号,因此受到亚洲国家的欢迎。

阿卡拉沙尼:确实如此。换做十年前的话,设立亚投行也许真没什么必要,然而现在,这对于整个亚洲必不可少。对于亚洲开发银行,我暂不作评价。

主持人:亚洲开发银行的决策速度太慢了。看看由日本和美国主导的自由贸易体制——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就知道了。日本与美国进行了两年多的交涉,仍未达成一致,而剩下的十国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田边靖雄:确实,谈判进展速度不快,但是我们做了很多扎实的工作。并且基础设施不是建完了就搁那儿了,是要长期投入使用的。因此应当从长远的眼光出发考虑。

主持人:日本企业的水准很高,这一点我们都认可。但是中国企业能以更优惠的价格承接项目,并且还有中国政府作为其强大的后盾,因此在亚洲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阿卡拉沙尼:刚才主持人提到了一个强大的政府,我想说的是亚洲各国不同于欧美国家,政府拥有强大的权限,并且在发展时总是一步步在与民主的妥协中摸索进步。因此中国非常理解我们亚洲国家的国情。

田边靖雄:迄今为止,日立与中国共同合作推动了很多项目的开展,中日两国还共同生产高铁车厢。日本企业与中国并不是竞争对手。

阿卡拉沙尼:那么整个亚洲地区为何只有日本不参加亚投行?

田边靖雄: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要问首相安倍。(笑)

……

这场分论坛告一段落,热烈的讨论结束后,我采访了akrasanee能源部长,他似乎还在兴头上,喋喋不休说道:“为什么只有日本不参加亚投行?亚洲各国不应该像好朋友一样团结吗?日本人在朋友有难的时候,不会伸出援手吗?回到日本后,请你向首相安倍转达我的意思!”

关于如何看亚投行,我也问了其他不少的东盟领导,他们的回答如下。

印尼最大的银行集团曼迪利公司的总裁sadikin(华裔):“日本与美国为何不表态加入亚投行?特别是日本,同为亚洲国家却拒绝加入不是很奇怪吗?日本没有与大家合作实现亚洲共同发展的愿望吗?”

印尼最大的新闻杂志《globe a-sia magazine》的总编kagda:“中国提出的亚投行构想在整个东盟大受欢迎。因为,亚洲开发银行一行独大带来的弊端已经凸显出来了。今后,亚投行与亚洲开发银行若能形成一种良性的竞争关系,对于推进东盟各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乃是上策。今后中国和日本对于东盟的发展尤为重要。东盟各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中国,东盟各国制造业的发展需要日本。”

菲律宾的财政部长purisima:“虽然目前菲律宾和中国存在一些分歧,但经济是经济,我们要克服。亚投行的设立对我们东盟也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速正在放缓,日本面临少子高龄化的严重挑战。而我们东盟十国6亿人口的平均年龄仅有29岁,我们的发展机遇来了。我们虽然无法成为超级大国,但站在超级大国的十字路口,我们也完全可以搭车实现自我发展。”

马来西亚的产业贸易部长mo-hamed:“我们热烈欢迎亚投行。马来西亚是东盟10个国家中与中国贸易最多的国家,并且中国是马来西亚的最大的贸易伙伴。

48年来,我们东盟10国苦乐与共,相互之间都十分了解。马来西亚是今年东盟的议长国,距离东盟的经济一体化仅有半年时间。我们基本上秉持提高透明度的原则,建立一个拥有6.2亿人口的东盟村。

2016年开始,我们即将加快一体化的步伐,同时推进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三大领域的一体化水平。我们今后的重要合作伙伴是中国和印度。30年前,中印两国一穷二白,日本在亚洲独领风骚,然而现在不一样了。换句话说,亚洲的一大特征就是变化十分激烈。现在的东盟,面临着巨大的机遇。因为我们拥有丰富的年轻人才资源。只要我们树立起“东盟人”的意识自觉,15年之内我们可以赶超欧盟(eu),接下来15年还能赶超美国。”

如此可以看出,东盟领导人都热烈欢迎亚投行。4月21日的午餐会,由柬埔寨首相洪森主持,因此是柬埔寨菜。洪森也在餐会致辞中反复强调:“欢迎设立亚投行。”

我旁边坐着的是蒙古国的外交部长purevsuren,我询问了他对日本和中国的地位有何看法。他说:“亚洲各国其实都在亚洲的两个大国——日本和中国的夹缝间生存,并且希望和两国都加深友好关系。我期望蒙古国能成为日中两国的牵线人,因为我们蒙古国与两国的关系都非常紧密融洽,并愿意为改善日中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贡献力量。日中关系好转,与蒙古国的国家利益也是一致的。”

我也采访了下一届印尼总统呼声最高的教育文化部部长baswedan,他也是著名的经济学家,他也谈了谈对亚洲未来的看法:“我认为东盟、中国、日本,是亚洲未来的‘三大核心’。我曾经在东京的上智大学短期留学过,所以对于日本我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东盟国家中理解日本的领导人很少。东盟的领导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及日本首相安倍,如果能像欧盟(eu)的国家首脑一样每月举行一次会谈就好了。”

东亚峰会结束后的第二天,亚非会议60周年大会开幕。东道主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起拍照。我不禁猜想:也不知我有生之年,能否看到东盟与中国、日本实现一体化,建立“东亚共同体”的一天?

 

相关文章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