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评论 > 时评 >
京津冀功能疏解,需补齐公共服务短板
2015-05-07 12:00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刘金松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在疏解非首都功能方面,除了要建立便捷的交通连接,顺畅的产业转移对接机制外,更应集中关注公共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能力以及公共服务的均等化。

经济观察网 刘金松/文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的发布无疑是三地之间协同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意味着三地的一体化从过去“说一说”、“议一议”的阶段,正式进入到在顶层设计理念指导下稳步推进阶段。《纲要》发布不久之后,相关的实施细则应该会在近期出台,据称其对未来的协同发展路线图制定之详细,会超出外界预期。

从目前发布的《纲要》本身来看,作为一项重大国家战略,京津冀三地协同发展的战略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调整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形成新增长极。同时要走出一条内涵集约发展的新路子,探索出一种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的模式。

而其中的关键即在非首都功能疏解,根据对北京城市功能的最新定位,其作为首都主要承担的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四大功能。四大功能之外的经济中心、工业中心、交通枢纽等功能均为非首都功能。不过由于北京城前期摊大饼式的发展以及在长期追求“大而全”理念的影响下,使其城市功能过于臃肿,一些非首都功能的叠加使其更加不堪重负。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奇怪的显现,一边是北京各种资源要素日益紧缺,饱受交通拥堵、环境污染、人口超负荷承载等大城市病困扰;一边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又分布着华北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等劳动密集型业态。这些批发市场不仅满足了众多北漂们的消费需求,也是周边其他省份重要的货源地。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进货者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然后再提着大包、小包的货品,挤公交、坐地铁,通过四通八达的公路、铁路网络消散而去。

对于本已日渐拥挤的城市而言,这些让其他城市羡慕的庞大物流、人流,无疑是这个城市沉重的负担。与这些传统的批发市场相类似,一些劳动密集型、资源依赖型制造业也正在成为这个城市的负担。尽管最具代表性的首钢已经搬迁到了河北,但分布在各个远郊区县及镇村大院里的传统制造业规模依然可观。甚至包括一些高端制造业的生存环节,都在将在未来协同发展的过程中,成为被疏解的对象。

而《纲要》也将交通一体化和产业升级转移与生态环境保护一起列为了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大突破口。交通的一体化是三地协同发展的基础,产业升级转移不仅有利于整个区域更均衡的发展,也将带动首都人口的疏解。生态环境的保护与改善显然是能让三方共赢的合作。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交通一体化是促进更均衡地发展还是加剧作为核心的北京的虹吸;产业升级转移会否最终只疏散了产业而无法疏散人口甚至会带来更多其他行业人口涌入。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拥有8万多工人的首钢搬迁到河北后,其大部分工人依然留在了北京,即便是一些到河北上班的工人,也保持着一周两次往返于北京与河北之间。一些计划从北京搬迁到河北的企业也担心,一旦工厂迁址河北,会造成大量中高层及技术骨干的流失。

造成者一现象的根源在于北京拥有绝对优势的公共资源,在目前三地公共服务相差较大的背景下,这有可能成为影响功能疏解的最大障碍。尤其是在京津和河北之间,公共资源提供能力差别更为明显。

因此,在疏解非首都功能方面,除了要建立便捷的交通连接,顺畅的产业转移对接机制外,更应集中关注公共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能力以及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在公共服务领域充分发挥协调创新的优势,通过改革现行财政体制,根据人口和区域面积等客观标准建立公共服务共建共享机制,构建跨区域公共服务分担与统筹体系,为首都功能疏解与区域协同发展提供充实的后勤保障,为各种市场资源要素在三地的自由流动解除后顾之忧。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