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生活方式 > 闲谈 >
半上流之六十季:患道林格雷综合症的女郎
2015-05-05 17:25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密斯李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我在北京的一次企业家大会上看到她时,分明所有人已被她白纱弋地长裙的打扮震住了,以为这个酒店同时正在举行一场婚礼而新娘子不幸迷了路。

患道林格雷综合症的女郎视听版

经济观察网 密斯李/文 我常常在不同场合见到同一位女性。在来参加宴会的所有人中,她既不是最有钱的,不是最有地位的,显然也称不上有多美。用台湾综艺节目术语来讲,她是属于绝对 的小咖。如果宴开十席,她非但没资格在主桌就坐,甚至连前几桌都上不了。但我大胆猜测一下,在场若有一千人,恐怕九百九十人都不会没留意她。她的长相其实非常平凡过目即忘,令人对她难以忘怀的唯一理由是,她打扮得实在太过眩目了,以至于你在这种千人大派对上不留意到她都是绝不可能之事。

我在北京的一次企业家大会上看到她时,分明所有人已被她白纱弋地长裙的打扮震住了,以为这个酒店同时正在举行一场婚礼而新娘子不幸迷了路。在一群毫无个性的正装男女身边,她的面庞涂得比裙子更白,头发如冰淇淋般高高堆在头顶,离得很远就能感觉到极长的假睫毛掀起的气流,身上的钻石加起来足可以令十个虚荣的姑娘马上答应小丑的求婚。但她可不是一个招人暗地耻笑的小丑,她正经是个企业家呢,曾经盘踞东北某城,在保健品大战中胜迹连连,所赚到的钱足够一个奢侈的娘们花上几辈子。

她的打扮以一种凛然的气势震住了许多人,甚至给这个乏味的会议增添了一些肃穆之感。当她向我走来时,那种气势令我几乎在被半催眠的状态下口吐近十分钟的溢美之辞。她追问我这个新发型如何,我走神之时往往十分坦率,于是多嘴道,这个齐头帘发式似乎并不太适合她的脸形。“当然这已经很漂亮了。”发觉失言之时我绝望地补充了一句。

三个月后我在海南又看了到她,在场的人中难以找到第二个着装如此配合热带海洋主题的,大花吊带短裙和漆黑的长睫毛老远就跟我打着招呼,孔雀羽毛头饰与蓝紫色眼影十分登对。她手指上的钻石跟小核桃一样大,脖子上至少挂着三串珍珠项链,并且按照礼仪书的说法,珍珠的大小和牙齿的尺寸完全吻合。“这次我脸型和发型很搭配了吧,还多亏了你呢。”她不顾某位美国政治家正在台上大谈人类目前处于史无前例的危机之中,将自己的齐刘海凑到我跟前。

我不解其意,她指指脸颊告诉我,刚去日本削掉了脸两边的骨头,就是因为我随口说的那句话,而她宁愿削脸也不能放弃深爱的齐头帘发型。“特自然吧?比韩国的强多了,你看我这鼻子给糟蹋的,必须得找个时间去日本重新做”。

后来每次见她,她的脸都会有一些微妙的改变,她的可爱之处就是从不掩饰这一点,甚至连刚去做了植发以保持少女般浓密黑发的妙招都与我分享。她用于美丽事业的时间与金钱如此之多,令人怀疑她开公司唯一的功用就是为这一次次的美容与整形提供资金来源。

奥斯卡王尔德写过一篇小说《道林格雷的肖像》,后来被拍成了电影,心理学家还发展出了道林格雷综合征这一名词,用以描述某些人死活就是不愿意承认必将到来的衰老,不惜大量使用化妆品、医疗产品、整形以保持容颜不老。以上描述使我基本认定了她就是这一病症的典型患者,惟有一点存疑:心理学家认为道林格雷综合征患者往往有抑郁症和自杀的危险。这一点她可绝对没有,这不,她刚刚十分高兴地打电话邀请我去欣赏她的新牙齿呢。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