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评论 > 时评 >
“牛菖”大学的自杀内参
2015-05-01 19:39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陶舜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吴昕怡是个美好的名字,她原本是活泼略带急躁的女孩子,她因学校的一次义务献血得知病情,但学校对她的种种“牛菖”行为,把她推向了命运的绝境。

经济观察网 陶舜/文 在科技文明如此灿烂的21世纪,还能发生这样的前现代悲剧,我们应该羞愧:19岁女大学生吴昕怡被查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后,尽管还不是肝炎无须特别治疗,但经过一系列“折磨”,她在学校的独居宿舍烧炭自杀了。

吴昕怡是天津师范大学学生,当初收到录取通知书,她很激动地对妈妈说:“你知道那是多牛菖的学校吗?”那时她不会知道,这学校会“牛菖”到要求她开具“乙肝病毒携带者不影响正常上学”的证明,否则不予复学——罔顾卫生部一再强调的不得拒绝乙肝携带者入职、入学。她更不会知道,自己会死在这间“牛菖”哄哄的大学。

吴昕怡是个美好的名字,她原本是活泼略带急躁的女孩子,她因学校的一次义务献血得知病情,但学校对她的种种“牛菖”行为,把她推向了命运的绝境。看完她的故事我很难过,希望别的学校和同学都能反其道而行,离“牛菖”远一点,离生命和爱近一点,遂愤而写出以下“牛菖大学的自杀内参”:

第一,对疾病保持无知和恐惧,远离科学常识。吴昕怡一度以为“大三阳”是绝症,经过亲友科普,她了解到真相没那么可怕,试图说服室友,却仍被室友疏远,他们回应“我们知道,但还是很害怕”。庸众的无知和恐惧加剧了歧视,这是逼死吴昕怡的人际和舆论土壤——尽管那些常识通过百度唾手可得。

第二,为归队设置路障,促进脱轨。学校曾让她开具莫名其妙的“不影响正常上学”的证明。无独有偶,安徽淮北一女孩最近为办理教师资格证,竟被要求提供“无罪证明”,当地派出所又要求她让教育部门先开具“需要无罪证明的证明”。索要这些奇奇怪怪的证明,让人劳力又劳心,且注定白忙一场,这将导致当事人失去耐心,心理崩溃,悲观厌世,步入歧途。

第三,无论如何,把当事人孤立起来。马克思说过,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被孤立、断掉社会关系的人,即被弱化人的社会性,一来与他人交互变少,进而大大减少了活下去所必要的爱与关怀,二来也为进一步脱轨乃至自杀埋下现实伏笔。独居后的吴昕怡抱着毛绒熊自拍,在朋友圈说:“再也不是一个人了。”这还不够催人泪下吗?是的,“牛菖”者和属于庸众的多数同学是不为所动的。至少,因病恐慌、隔离居住的吴昕怡似乎没有得到什么心理疏导,被歧视后也没有人告诉她可以寻求法律援助。

尽管学校否认强迫吴昕怡单独居住,但从常情常理出发,哪一个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离群索居、饱受歧视,并签下各种撇清学校责任的独居自愿书?以至于当母子连心感到女儿危险时,无法联系室友只能打电话给辅导员?更不幸的是,自杀结束前半小时左右,辅导员接完这通电话,并没有去宿舍查看,没能在最后一刻阻止悲剧的发生。

19岁的吴昕怡虽然直接死于自杀,但周围有关的人员尤其是“牛菖”的校方,恐怕难说没有间接责任。我国的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者已从1.2亿降至0.93亿,但乙肝病毒携带者人数依然巨大。加上其他容易受歧视的患者,疾患人群就更庞大了。如果不想制造更多不必要的惨案,请把这份充满反讽的自杀内参反着读。在这里我只想说,假如消除了歧视,哪怕有人给吴昕怡多一点点关怀,她一定能活泼开朗地活下去的。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