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多媒体 > 视频 >
新生代农民工或是将来社会问题
2015-04-30 15:51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于建嵘认为中国第二代的农民工可能和法国的移民可能有相似的地方,中国农民离开家乡的有一亿五千万,这一亿五千万中有一亿二千万是第二代农民工,这一亿二千万中间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他对城市对农村没有认同,但又不愿意回到农村。


于建嶸《从法国看中国社会转型》系列一

(黑底字幕)近日,著名学者于建嵘教授做客经济观察报社,进行了题为《从法国看中国》的主题演讲,并和各位读者分享了他对于中国农民问题的研究心得与写作新书《访法札记》的启发。

人物简介

于建嵘,法学博士,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主要著作有《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抗争性政治:中国政治社会学基本问题》《底层立场》《父亲的江湖》。

于建嵘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法学博士

我先讲讲法国这个当时社会骚乱我对他这个观察,或者这个问题的理解,就是大家知道法国从05年开始,05年06年07年都发生了社会骚乱,骚乱的主要的原因从巴黎开始的,我们去,就我去调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因为大家知道,法国巴黎和我们北京不一样,北京分什么东城南城,什么东城这些不同的区域,法国是以那个中心为核心的,叫一区二区三区四区。实际上我们发现一个问题,法国发生骚乱的区域都是在一个很边远的地方,非常边远的一些地方,所以当时我就去,到这些边远的区域去调查,发现了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就是在法国的中心区,你发现人很紧张,每天都看不到人街上,每天都在跑,好像工作很紧张。你到了那个边远区之后,你发现很多人站在那个马路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些人,是什么人呢,我们去了解一下,发现他基本上都是移民的第二代,就是当年从欧洲,那个非洲移民的第二代,所以这个事情当时引起了我很,有一点震撼,也就是说,为什么这大量的人到了法国郊区之后都站在马路上呢,而且都是这一批人。所以我就和法国的学者去探讨,当时法国有一个叫倍夏(音)的学者就去做了探讨。当时倍夏就和我讲,倍夏是研究中国的汉学健将,他在我们中国做了很多的调查。还有一个叫潘鸣啸的人,他是专门做中国知识青年的调查的,写了很多的书,我就和他们三个人,我们做了一个对话。

当时倍夏向我提出问题,他说中国将来真正发生社会动荡的可能是第二代的农民工。他当时讲这个话的时候,我还不是特别重视他这句话,我认为这个法国人可能对中国的了解不一定那么准确,所以从法国回来之后,我们两个这个对话我写了内参,发到了我们社科院的内参下面,一个是当时国家发给我的内参下面。我们当时对话的结论是:农民工第二代可能是将来中国社会的重大问题。

(黑底字幕)在主题演讲中,于建嵘教授抛出了这样一个观点。他认为中国第二代的农民工可能和法国的移民可能有相似的地方,中国农民离开家乡的有一亿五千万,这一亿五千万中有一亿二千万是第二代农民工,这一亿二千万中间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他对城市对农村没有认同,但又不愿意回到农村。

于建嵘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法学博士

为了论证这个观点,因为大家可能知道,2008年开始,我就到了我们广东省去做调查,也写过一本书,叫做《漂移的社会》。我带了我的几个博士去到广东去访问了农民工第二代,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我认为的确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中国的农民工可能现在已经进入到一个完全升值换代的一个过程,30年以前的农民工,他主要是中国地区出来打工的人,这些人他们进城的目的很简单,我怎么回家怎么跟家里拿这个钱给孩子建房子送孩子读大学,给孩子结婚。那么我们到了广东省去问这些农民工,我们又发现这些农民工基本上都是从学校里面出来打工的人。那么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他们对农村不了解,他没有种过地,也不知道农村情况到底怎么样。所以这一批农民工,我们问他同样的问题,你对你的未来怎么看?这些农民工都告诉我,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但是我肯定再不回去了。

所以我对这个问题我有引申了一些想法,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认为中国第二代的农民工可能和法国的移民可能有相似的地方,实际上中国农民工大家可能知道有一亿五千万农民工,就离开家乡的有一亿五千万,中央统计了两亿多,但是实际上是一亿五千万离开家乡的农民工,这一亿五千万中有一亿二千万是第二代农民工,还不包括农民工的第二代。农民工的第二代是什么意思,从第一代进入了农村到城里来打工的人,生下的孩子还不包括这些,有一亿二千万,这一亿二千万中间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他对城市对农村没有认同,他又不愿意回到农村。

当时我和他们讲的,我说你对你的未来的这个问题的时候,最能告诉我唯一能告诉我的是说,我将来我肯定不回去,但是我可能在小城镇建个房子买个房子或者买个地,买个小门面。所以当时我认为这个农民工第二代的农民工可能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很大,这一点你们可能注意到了。2011年6月1号和6月11号中国广东发生了两起大的社会骚乱,经过调查发现,全部是第二代农民工,农民工的第二代。

所以法国的这一个当时我的这个考察之后,对法国移民的这个情况和今天看来我书里面写的情况,那是2007年写的情况,当时对话的情况,你看了是比较吻合的。我认为农民工第二代的问题,就像当年法国的移民第二代一样,可能会对中国社会未来的影响,带来巨大的影响。

所以我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农民工第二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最近又到了法国,法国的问题它和中国的情况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它没有那么严格的户籍制度,它比较容易流动。但是它还是有一个问题,比如说它为什么发生在郊区,我发现它与它建筑房子也有关系的,当年为了安置这些移民,把所有的移民都移到了一个郊区的地方,十栋居住,十栋居住的地方它没有相应的都是穷人,他摆摊都没有人买。所以我当时还有几个问题,我认为将来可能我们在安置这些穷人的时候,不能把穷人放在一起,这是我当时对于农民工第二代这个问题的思考。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