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富人的一天

正午十二点,我在拉斯维加斯strip大街上一家酒店顶层的房间醒来,前晚的过量香槟仿佛还在我的大脑中回旋。无论哪儿的酒店窗帘都这样遮天蔽日,不过就算不这样,在赌场里也永远不知道眼下几点。那里绝对没有钟,却有不断充入的氧气令你异常兴奋,周围角子机的声音24小时不绝于耳,当一曲欢快的歌谣奏起你就知道哪个王八蛋又交了好运。没人去管门外40几度高温以及蔓延无边的内华达沙漠,strip大街就如同荒漠之上的巴比伦。

别误会,我并不准备开始详细描述每一滴喝过的香槟,或者鱼子酱如何丰腴动人,对偶尔过了一晚的奢侈生活生出无穷感悟、思考乃至心灵震撼,开始反省自己猪猡一样的凡人日子,或者干脆幻想起什么灰姑娘遇到有钱人的故事。我不过是个讲故事的人,主角当然是a先生——无论在谈判桌、赌桌、饭桌上,或其他任何地方。

前一晚我无聊地在楼下玩老虎机,l小姐走过来与我搭讪。平生第一次被漂亮同性搭讪,我立即来了社会学者般的兴趣。她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说自己来自深圳,老公夜夜赌通宵,她无聊得厉害。也是,不赌的人在这儿还能做什么?观光么?别开玩笑了。那些旅游书上吹得天花乱坠的所谓景点,到跟前一看不过是粗糙的冒牌货,所谓的火山,海盗,水妖,威尼斯,金字塔,巴黎铁塔,帝国大厦,自由女神像……全都假到家了,还得意洋洋,仿佛颇以此为傲。

她老公便是a先生,他对自己的名字讳莫如深,只许我们称之为老a。但不需要多厉害的搜索能力便能知道,他绝对是个真正的富豪,不是那种去国外买100多个名包或者把人家百年酒窖喝空的土老冒。如果稍微留意,你可以在所有的富豪榜单上看到他大名在列。

l小姐带着天真得有时让人生气的笑容说:我可不赌,心脏受不了,一手就是几十万美金,能买多少名牌啊。这话不假,从她浑身行头就能看得出来。虽说随着大国崛起,在赌场里拎爱马仕的华人太多,已经不惹眼了,可毕竟也是真家伙。

l小姐说真不知道在这里干什么,而我也不是个坚定的赌徒,于是我们决定结伴游乐。她请我在米其林餐厅吃法国菜,喝krug香槟,做spa,乘直升机看夜景,甚至连去隔壁酒店吃个饭,她都坚持要坐那种hip hop明星最爱的俗气的白色加长悍马。我默想廉者不受嗟来之食的古训,提出要付一半帐单,被她厉声拒绝,我只好作罢,尤其是看她买名牌皮包如买白菜一般,就觉得实在没必要和自己的钱包过不去了。

后来l小姐说,自己之所以不爱赌,是因为a先生无论输赢都挺可怕。输了自不必说,周围人心惊胆战,连酒店房间都被祸害得不轻,好在作为vip,赌场拿他们当大爷。赢了?他一高兴就更离谱,比如顺手给萍水相逢的坏女人好几十万美金。从l小姐的表情看,这种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而且在她的众多烦恼中排名靠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