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上流之五十七季:陈先生的春之失意

如今在任何一个可以吃到早午餐或者至少有现磨咖啡的时髦地方,你都会陷入人民创业的汪洋大海,让你顿时觉得再不疯狂就老了,恨不得第二天就把辞职信甩到老板脸上,然后和天使投资人在咖啡馆里谈笑风生分股权。

投资人们的举动也确实令人对汪洋恣肆的创业海洋心生疑虑,搞不清楚是他们太傻太天真还是自己太古板太落伍。在这个猝不及防的春天,身边好友们纷纷宣布拿到至少天使一轮投资了,陈先生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被全世界抛弃。

陈先生一直在一个自由而无用的圈子里活着,这群自诩为有形格的男女,每周相聚看展览看演出或读书会,从来不读中国人写的书,周末也泡三里屯,但肯定不在外国 穷人扎堆取乐的一楼二楼,更不在以泡妞为己任油腻腻的低级夜店。在号称全世界最美十家书店的老书虫,他们中占着最里面的那张桌子,周围尽是外国媒体记者跟写小说的洋文青。

那时他们当中没一个瞧得上需要朝九晚六装孙子的白领,对有钱人的印象更停留在大肚便便的土豪。在他们身边很容易就被这个现实扭曲力场所征服,痛感自己实在是个庸庸碌碌的俗人,希望从明天起就去寻找人生真意。

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大家忽然纷纷开始和投资人喝咖啡了,那场景就像豺狼和鸽子在一起谈心一样全然不搭调。天知道满坑满谷的投资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有号称谷歌前几十号员工因此早已财务自由的前技术男,有从传统行业掘到第一桶金希望辅佐后辈的企业家,更有做了大佬女朋友然后华丽转身的前演员,皆因天使投 资人是这个时代最叫人眼热的头衔。

朋友a是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重度文艺青年,甚至自己还出过两三本销量不超过一万册的散文集,在豆瓣这类地方颇有盛名。陈先生以往每次见她,她都斜倚在咖啡馆的沙发 上目光迷蒙吐着烟圈思考人生,一转眼已经租下几间办公室带领团队十余人了,陈先生去探班时她正在两个办公室之间穿梭着开电话会,匆忙露出的那抹笑容仿佛在说过去的我已经重生,但你若问起产品究竟是什么,则会得到充斥着o2 o、应用、情怀这些词的语焉不详的回答。

朋友b是位在时尚圈蓬勃崛起的女博主,多年前采访一位互联网时代的年轻才俊后俩人一直在微博上勾勾搭搭,虽然才俊一路约会的都是模特和小明星,但一路小跑去纽约上市后大笔一挥给她投了几百万美金。钱不多但也够花一阵子的了,于是你会经常在她的朋友圈里看到她所推送的五分钟美容小视频,点赞的人真的还蛮多的。而曾经以做中国最好媒体人为目标的朋友c,每天都在想怎么给运营的公众号消息编一个脐下三寸的标题,好引来大波读者点击。

陈先生自诩聪明的大脑实在看不透其中的逻辑,更失落于这些好友的渐行渐远,毕竟大家见面都在讨论两千万哪够花啊、如何打造下一个爆品这种话题。他再次来到最爱的咖啡馆,但左边桌子在谈估值,右边桌子在谈股权,他只恨这个浮躁的资本时代毁了这个原本动人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