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道到直道 苏宁决战电商新风口
导语:

李文博

这可能是苏宁云商董事长张近东近年来最轻松的一次。今年两会前夕,他面对媒体,显得意气风发很多,连嗓音都变得不那么沙哑。

第13次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参加两会,他这次带来了6份提案,基本都与电商和互联网相关。苏宁已经变了,不仅名称后面加上“云商”二字,而且公司战略都开始全面“对标互联网公司”,甚至今年媒体在划分两会商界代表委员时,也首次将张近东分在了科技圈。

他终于可以自信地宣布,苏宁转型基本完成并取得阶段性成功。过去一年多,苏宁可以用“全面发力”来概括:收购满座网、增持pptv、获批保险代理牌照、成立苏宁金融集团和物流公司;新业态“苏宁生活广场”在江苏、浙江、河北、四川等多省市落地,定位三四级市场的“苏宁易购服务站”也深入腹地。

从张近东提交的6份提案中,我们很容易窥见这家处在转型进行时的“互联网企业”如何定义自己的未来:抓住农村电商和跨境电商两个新风口,发力物流和金融两块重点业务,做一个全方位的平台型公司。

更重要的是,他从3月5日李克强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找到诸多重合之处。从“互联网+”计划、电商屏蔽假货到推进农业现代化,苏宁几乎就是国家政策转型改革的一个缩影。

“我们必须深化改革,但需要时间,改革应该是渐进的。”他说,“苏宁的转型也不是‘duang’一下。”张近东喜欢用“弯道进入直道”来总结过去几年的成果。如今,进入舒适区的苏宁到了猛踩油门的时刻。

新风口

除了“推行平台首问负责制,系统屏蔽假冒伪劣”等,张近东专门就推动农村电商和跨境电商发展做出了提案。他认为,这两个领域不仅是苏宁的新增长点,更是整个中国经济的新风口。

中国人海外购物的热情和能力无需多说。但与此不相匹配的是,他们购买海外商品的渠道非常有限。在这样的背景下,跨境电商开始起步,现在正成长为中国外贸新的增长点。

苏宁看到了这样的机会,并开始思考如何从中获取更大的利益。

张近东在提案中写道,建议国家引导国内企业采用“大数据挖掘用户需求,提前采购并将海外货物存储到保税区仓库,从国内直接发货”的保税区备货模式,实现扁平化的进口商品供应链,提高物流响应速度和消费者购物体验。

换句话说,苏宁希望在国内建立这样一个保税仓,以公司行为到国外批量采购,货源产品质量有保证,到国内的保税仓的过程中间免税。

“这样就能实现,如果个人消费者在500块钱以下,他是不用交税的,产品质量也得到了保证。”苏宁云商副董事长孙为民对经济观察报说。他希望这种模式能够成为今后中国消费者在国内进行海外购买的一种主导模式。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锁定三农。文件在提出创新农产品流通方式、加快全国农产品市场体系转型升级的同时,也透露出中国目前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落后、流通成本高、效率低的问题亟待解决。

这些问题都没能阻碍农村电商消费力量的生长,它像一枝嫩芽破土而出,在去年开始呈现出蓬勃之势。

借着这股势力,张近东并不是仅仅要“把东西卖到农村去”,他更愿意把农村电商看做是手段,而非目的。他在两会上如此表述:在开发农村消费潜力的同时,更重要的是通过电子商务的平台,嫁接各种服务农村的资源,帮助农产品实现高效流通,提高农村收入水平。

“农村电商的发展,正在成为推进农产品标准化,推动农业现代化,帮助农产品进城,服务三农的重要支撑。”他说。

去年很多电商企业,提出了渠道下沉的战略,农村电商的供应链非常复杂,成本也非常高。到现在为止,几乎没有电商企业赚钱,基本都在亏损状态。

孙为民看到,农村电商难点在物流。“到了镇以下的环节,物流高度分散,很难形成物流的规模效益,现在我们着重进行物流体系的建设,并且物流网络覆盖已经相对成熟。”

苏宁今年在三级市场,包括一些乡镇市场,开始建设服务站。这个服务站,更多的是以物流、售后这些“毛细血管”的建设为核心,便于产品更深地往下走。另外一方面,苏宁也从江苏周边开始建立农村电商的采购基地,同时一些相对有规模的,比如大棚蔬菜和水果,也在建设中。

在提案中,对农村电商和农业现代化,张近东提出4点建议:第一,加快农产品标准化的体系建设,用制度规范“倒逼”小农生产模式向现代化转型;第二,把农产品物流建设纳入国家重大项目规划,通过给予企业政策扶持等方式,加速项目推进;第三,鼓励国内电商企业下乡搭建平台,把农产品资源“引流上线”;最后,扶持企业建设现代化农业生产基地,推动农业现代化产业升级。

苏宁云商副coo李斌对经济观察报说,农村电商最大的痛点,第一是他不知道商品能卖到哪里去;第二是即使他知道,也很难有很好的包装;第三是即使有了包装,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把产品卖出去。

苏宁1500家服务站,就是要扮演起“服务”的角色,帮助有真正特色商品的地方,从包装、到营销、到物流,做解决方案。

踩油门

一年前,在同样的场合,张近东面对媒体说到,“在秋天的时候你们会看到我们硕果累累。”现在,他告诉记者,苏宁已经进入到快车道,要踩油门了。

从一家传统零售商转型向互联网零售企业,五年时间里,苏宁招数尽展。苏宁最新公布的2014年年报数据显示,其营业总收入达到1091.16亿元,同比增长3.63%,净利润达到8.61亿元,同比增长131.53%。

用张近东的话说,苏宁是同类企业中,“走得最早的,投入也是最大的”。这个过程,是受尽质疑和吃尽苦头的过程,也是不停发现问题和回答问题的过程。

首先一个问题,到底是要做网上零售,还是做平台。两种选择,两种未来。

苏宁这些年一直按照平台型电商的方式发展,当然有自营,但是从整体来讲是做全品类的平台服务。中国现在有400多万家的线下的零售企业,张近东希望能够给更多的企业提供公共服务,包括物流、供应链、金融等等方面。

大的方向确定之后,强硬的张近东放出了狠话:“集团已经确定了,必须坚定不移地推动,谁也不能提出异议。谁敢否定,谁就离开!”

在张近东心里,答案只有一个,就是o2o,就是平台。这种o2o平台,就是让苏宁的资源能够跟更多的零售商形成有机结合。

作为国内最早向互联网转型的传统零售企业,苏宁曾饱受质疑。下定决心“彻底拥抱互联网”的张近东,对质疑有预期,对困难亦有准备。毕竟转型不是过家家,开弓便没有了回头箭。

对于中国的“沃尔玛+亚马逊”这个曾经的目标,张近东经历过怀疑和挣扎。五年转瞬即逝,中国的商业世界已经面目全非。张近东的变化在于,信心更加坚定,他现在希望人们能够看到苏宁不是要做沃尔玛,而是有在“超沃尔玛”的趋势。“我们有这么大的市场,运用和掌握互联网的新技术方面也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苏宁不应该按照过去的目标,我们应该有更远大的目标。”他期望苏宁从产品、服务等方面出发,做一个全方位的企业。

趋势取代优势是任何一个企业都逃脱不了的宿命。对一个企业来说,不怕选择艰难的道路,就怕迷失正确的方向。

前几年苏宁在转型互联网的过程中,人们看到的更多是“坏消息”——效益下降、连续亏损。但在物流、信息和人才上的投入终于为苏宁换来了“弯道进入直道”的舒畅感。“我如果不投入,我肯定没有未来。”张近东笃定。

两年前,他曾说,剩者为王,关键在于谁能坚持下来。“现在苏宁只要能够存活下来,我们就有机会。”话犹在耳,张近东正在投入更多。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观察网观点)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