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公司产业 > it/家电 >
苏宁大物流战略又进一步
2015-01-28 08:11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孙春艳李文博 编辑:经济观察网
导语:在2014年年底提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之后,政策红利已经曙光乍现,京东、阿里等电商已经从物流军备竞赛开始转入搭建第三方物流平台的争夺之中,2015年以苏宁为代表的电商企业将如何把握中国大物流战略的发展契机?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孙春艳 李文博 时至今日,令苏宁高管们仍念念不忘的是上世纪90年代企业做零售物流时的艰辛,为了保存一线搬运员工的体力,每天下午五六点钟,高管团队亲自上阵帮着搬运商品。“当时都是大大小小的电器且量又大,大家经常是累得人仰马翻。我们再下死命令说完成多少增加奖励,都没有人干得动的。”苏宁副董事长孙为民对经济观察报回忆道。而20年白驹过隙,如今赶上电商时代的苏宁,正在由企业物流全面转型社会化物流。

标志性的事件是其正在建设的全球最大物流中心——占地20万平方米的苏宁雨花二期自动化仓库,将在2015年正式投入使用,到时与苏宁合作的相关物流公司将增加至几千家甚至上万家。“这座比京东‘亚洲一号’大两倍的物流中心,我们还没有为它取好名字,但相信它的诞生一定会是中国物流业的新发端。”苏宁一位高管对此给予期望。

苏宁雨花二期仅仅是其物流提速的一个缩影,2015年1月12日在苏宁一年一度的春季部署会上,主抓物流工作一年的“实干派”猛将侯恩龙被任命为苏宁首席运营官,这是苏宁历史上首设coo职务,侯恩龙将负责营销管理总部及各品类事业部日常运营。这次年度定调会还正式成立了苏宁物流和金融两大集团,这被外界解读为苏宁全面提速“互联网零售企业”的信号,“时间不等人,市场更不等人”,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如此表示。

市场不等人,企业更不能等。在2014年年底提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之后,政策红利已经曙光乍现,京东、阿里等电商已经从物流军备竞赛开始转入搭建第三方物流平台的争夺之中,2015年以苏宁为代表的电商企业将如何把握中国大物流战略的发展契机?

推到大海里去游泳

2015年1月8日上午接受媒体采访时,侯恩龙因熬夜而眼睛布满血丝,就在凌晨两点,他才与德国胜斐迩公司总裁谈完具体的合作细则,因为当天上午11点苏宁物流公司将与这家全球最大的仓储物流设备制造商正式签署合作协议,此举将全面提速苏宁雨花二期建设,苏宁的自动拣选和传送系统向国际水准靠拢。而侯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将在三天后被任命为苏宁首位coo。

一年前,侯恩龙从北京大区总经理一职调任总部全面担纲独立的物流公司,当时张近东跟他交代任命时,侯的眼睛瞪得像铜铃,“您说的是我吗?我没有干过物流呀!”对面的回复是:“没干过好啊,没有条条框框束缚。”

事实证明,侯确实没有固化自己的思维。就拿2014年双11苏宁“火箭哥”(苏宁快递员网络昵称)的案例来说,消费者从下单到收到苏宁的商品用了仅仅22分钟。“这一案例等于打破了物流行业极限,让业界感知到o2o的实际威力优势在底哪儿。”侯恩龙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一尝试是苏宁推出的特色化物流产品“急速达”的体现,此外还有“半日达”、“一日三送”等等。“急速达”等之所以能够实现,是因为苏宁打通线上平台和线下门店,构建线下门店仓和快递点,实现用户选购商品和配送地址的智能匹配,优先从门店仓直接进入“最后一公里”的配送。

“火箭哥”是侯跟女儿一起看动画片时得到的启发,超人坐着火箭一秒就上天了。这一名称寄托着侯恩龙对现代物流业的理解,区别于以往物流给大家傻大粗笨的低端印象,这是现代化科技物流的概念。而这一切的实现就如火箭升天原理一样,既需顶层设计,又需要基础设施。

而这些,苏宁正在铺就。在2014年苏宁互联网转型的战略执行年中,2014年2月正式成立的物流公司率先凸显,苏宁将200亿物流建设资金用在不断完善覆盖城市及农村市场的物流网络布局,持续推进物流系统的优化迭代(详见本报2014年7月27日《苏宁能否逆转未来》一文)。2014年底,苏宁成为商务部重点扶植的10家第三方物流信息化平台之一。

“去年物流公司还是虚拟独立运营,今年起完全现在独立核算,等于真正给你推到大海里去游泳了。”侯恩龙表示。这就要求苏宁必须将物流打造成新的盈利增长点,而苏宁物流集团的航向正是成为第三方物流平台,并加速将资源向社会开放 。

服务电商小伙伴

的确,中国物流成本占gdp的比例高达17%,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掣肘,中国也没有强大的物流集团巨头诞生,而国外超千亿的物流巨头其实不少。中国的物流巨擘将诞生何处,传统物流还是电商物流?而不仅是苏宁,很多企业都深切感知到互联网尤其是电商的大发展,使得物流这个传统行业焕发青春,使很多不可能变成可能,比如以大数据为代表的物流云的应用、云服务、o2o的落地对接了很多社会资源。

就拿苏宁物流来说,仅仅正在建设中的20万平方米的南京雨花二期自动化仓库,建成后仓库存储能力可达到约为150万sku、2000万件商品,日发货量181万件。而阿里、京东等电商也都在加大跑马圈地的步伐。如此强的货物承载能力,必然加速其向第三方、第四方开放进程。

据经济观察报了解,目前苏宁物流集团已经向自己开放式平台的几万名商户进行开放,

现在的全国57个大仓基本上就没有太多的浪费,但是苏宁还在继续兴建,比如南京雨花二期,广州等地兴建的第三代第四代物流基地等等。而现在各地o2o电商企业发展速度迅猛,未来主要是面向他们提供服务,当然这只是苏宁物流集团下一步的目标,一切还有待市场考验。

这一想法是如何产生的呢?记得有一次侯恩龙在北京任大区总经理时,与好朋友当当网ceo李国庆聊天,大家一起无非是说说物流、经营等难题。侯开玩笑地说:“物流你家做我家也做,不如哪天交给苏宁来做吧,苏宁毕竟有覆盖全国的网络。”当时的一句玩笑,在侯担纲物流重担的时候,时不时地跳出来刺激着侯的神经。

的确,中国的物流成本一般占总成本的10%左右,而互联网产品零售的毛利率大约在13至14个百分点,去掉物流成本和广告成本,还不用说人工成本已经倒挂了,如果有企业能以3至4个百分点帮电商做物流,相信有很多企业愿意把物流交给你,因为降低成本就等于增加利润。

侯恩龙虽然此前没有做过物流,但是作为原来苏宁重庆大区和北京大区的总经理,熟稔经营的他最强的就是成本意识。经过一年的改善,物流不断倒逼供应链,使得苏宁整体供应链的周转速度提升很多,库存周转加快明显。比如同样的仓库以前一年周转10次,现在一年周转20次,这样仓库很快空出来,空置浪费的成本仔细一算大得惊人。“这是一个连环的现实问题,物流成本降不下来怎么办?所以我天天找物流公司的财务总监和人力资源总监给我算物流成本模型和物流盈利模型,怎样使成本能够实现精准的统一。他们也快被我逼疯了。”侯恩龙坦陈,这对大家都是个新挑战。

除了找内部主管谈,侯恩龙还找物流企业合作伙伴谈,让这些苏宁的利益共同体们一起朝着盈利模型制定的目标前进。刚开始有很多合作伙伴觉得很惊讶,为什么给他们也订立盈利目标?后来侯给他们一一讲起,“如果你不去花大力气改善自己的成本,提高效率和服务,就会拖整体运营效率的后腿,最后大家只能是一起慢下来,所以我要逼着你盈利,因此你一亏损,我就不要你了”。侯让合作伙伴感受到了压力和急迫。

可见,加快吸引合作伙伴是苏宁物流发展的当务之急,今年年初以来,苏宁易购各个频道加快了招募合作伙伴的进度,1月20日,苏宁红孩子2015年全球供应商大会上,侯恩龙以coo身份描绘苏宁2015蓝图:“2015年,苏宁要实现与供应商的极效协同,成为供应商抢占市场、打造品牌的利剑,成为供应商最具价值的开放协同平台。”而1月19日,苏宁正式与美的建立战略联盟,方洪波在会上表示,计划全面加入到“苏宁易购服务站”的经营过程中,欲通过苏宁易购服务站向农村市场提供更多高性价比的产品,同时借助苏宁易购服务站下沉到农村市场。

正如张近东所说“时间不等人,市场更不等人”,因此苏宁物流集团在2015年开足马力向第三方物流进发,正如苏宁南京雨花一期工人三班倒而为了保证商品第一时间送达一样。但这步快棋能否下得好,尚需要更多谋略更多坚守,更需要更多试错的勇气。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