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 · 制造业 · 正文

没有人愿意记得失败者:30年前的温州首富叶文贵,马斯克都算他晚辈,如今在哪?

2015-05-14 08:52·制造业  东方早报  胡宏伟  1
   
摘要30年前,温州的首富是一位精瘦干练、长相很乡土的苍南县金乡镇名叫叶文贵的男人。其千万家产时,宗庆后还在绍兴乡下的茶场种茶、烧窑,马云还在为高考数学只得了一分而泪洒考场,只是今天,他去哪了?

没有人愿意记得失败者:30年前的温州首富叶文贵,马斯克都算他晚辈,如今在哪?

  叶文贵的电动车实验

  1980年代末,他觉得动手的时候到了。他停下手中全部的生意,闭门谢客,一心一意做起了“中国农民的轿车梦”。

  各方面——包括地方政府——对他的热情渐渐地消退。他不再有迷人的光环。

  几年后,凭着叮叮铛铛的榔头和不算先进的机床竟也掀开了梦的一角。叶文贵的电动轿车真的动起来了,充一夜电能跑上百十公里呐。崎岖的乡间山路上,电动轿车像小马驹似地颠着。叶文贵的心也随之激动地狂跳。

  然而,这几乎是一开始就注定将以悲剧结尾的故事。电动轿车从梦想到商品,需要更完善的技术、更巨额的资金。叶文贵不得不四处奔走。但作为一位太过超前的农民企业家,他的声音是微弱的。

  有媒体就此评点说,在温州金乡点燃的“中国农民的轿车梦”,最终演变成了堂吉诃德式的“一个中国农民和一个中国农民的轿车梦”。孤独的叶文贵最终耗尽了千万家财,背上了沉重的债务。他彻底失败了。

  十年后,我和当年同为新华社记者的好朋友吴晓波通过私人管道的诚恳相约,因无脸见人而早已拒绝任何采访的叶文贵答应与我们见一面。

  在金乡街角的一家酒馆,两瓶“酒鬼酒”入肚,叶文贵慷慨话当年。他用穿着破旧皮鞋的脚用力地跺着地板:“这家酒店原本都是我的产业。为了造车筹钱,卖了。”

  那一年,已经沦为落魄小老板的叶文贵仍开有一家生产塑料制品的厂子。走进厂区,寂寥无声。叶文贵默默地领我们来到厂区的一角,荒草丛中,静静地躺着十多个早已锈迹斑斑的电动轿车钢铁躯壳。

  夕阳的余晖无声地洒落。我突然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 。

  叶文贵却似乎忘记了我们的存在,他喃喃自语:“只要再有2000万,我一定让我的电动轿车在高速公路上跑起来!”

  此刻,叶文贵的眼角分明放射着永不言败的光芒。

  1998年,温州市政府首次公选“温州改革开放十大风云人物”。我曾向我熟悉的温州主要领导推荐叶文贵。预料之中的是,他最终没有出现在聚光灯下。

  没有人愿意记得失败者。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 推荐

新芽

解读移动互联网重兵线下的真相,没人敢说自己“江湖地位”已稳
解读移动互联网重兵线下的真相,没人敢说自己“江湖地位”已稳很多项目必然面临着转型和运营方式的改变,国内的线下市场巨大,与其与同行在红海领域搏杀,不如直接杀出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