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 · 互联网 · 正文

柳传志在联想控股ipo前的动员:双轮驱动+集中核心行业+抓住引领行业

2015-05-12 11:56·互联网  腾讯科技    1
   
摘要联想控股上市后的业务发展方向是三个方面:第一就是双轮驱动。第二是集中,在某些行业里边,要通过投资形成领先的核心企业。第三要密切注视未来引领的行业,免得错过机会。

柳传志在联想控股ipo前的动员:双轮驱动+集中核心行业+抓住引领行业

  上个月,联想集团母公司联想控股提交了ipo招股书,拟赴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在联想控股上市前的员工沟通会上,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发表了讲话。在讲话中,柳传志谈到了联想控股上市的意义、上市后的主要战略路线等关键信息。

  柳传志表示,联想控股上市后的业务发展方向是三个方面:第一就是双轮驱动。第二是集中,在某些行业里边,要通过投资形成领先的核心企业。第三要密切注视未来引领的行业,免得错过机会。

  以下是柳传志在“2015联想控股上市前员工沟通会”上的讲话实录:

  各位同仁,大家好!这是我办公司30多年,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离开工作岗位,离开同事们。我是去年5月份做的手术,之后一直是康复的过程。

  我回忆立南当时微笑的勉强,可能是怕我听到得了病以后,心里头紧张到会影响到康复。其实当时我没紧张,没紧张有一个原因,是我被预演过一次,时间大概在2005年前后,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去访问牛根生他们那儿。访问过程中,做过一个类似游戏性质的项目。主持人提出,每位在场的企业家设想一下这个场景,坐在飞机上,飞机发动机坏了,你们能不能把临终前的人生感想留下。大家一片静默,我很认真的思考了十分钟,写下了我当时的想法。

  我觉得,我确实生活在了一个非常幸运的时代,这个时代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拐点的时代,转折的时代。改革开放以前,我三十几岁以前那段时间,确实亲眼看过、经受过中国处于一个什么样的苦难时期,包括解放前。有很多人现在说文革的时候怎么怎么好,他们要不然就是完全不懂,要不然就是在瞎说。文革那个时候我已经大学毕业了。再以前,中国大饥荒的时候是什么样,我全经历过。然后就又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在改革开放的时候,实际是有剧烈斗争的,就是到底中国走什么路。由于我关心时事,所以知道当时是个什么状况。

  比我岁数大个二三十岁的人,他们只过过前边的那段生活,那就是非常辛苦;而今天的年轻人完全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走过来的,虽然他们也在吃肉,但是又不像我这样捱过饿的人知道肉是什么滋味。因此能够生活在这个拐点时期的人,在整个历史长河中应该是不多的。

  而我自己感到特别幸运的是什么呢?是1984年我办公司的时候,恰恰40岁。再晚个十年八年,我可能就不办了,那时候我可能就没有那样的精力。我看见过比我年龄大的聪明有才能的老同事,实际上就是被年龄掩盖住了。而我正好赶上了这个时候,所以能够施展自己的全部能量,和同事们一起登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这让我感觉到特别的幸运。尤其幸运的是,在我这一路冲过各种困难的过程中,和我的亲人、同事们、朋友们,大家真心相处。我真心的对待大家,也充分的得到了我的亲人、同事还有我的朋友们的认可。

  说起来,人的一生可能很漫长,但是跟历史比起来真的是很短的一瞬间。如果一个人能够在一生中酸甜苦辣全尝过,经过巨大的恐吓,受过很大的苦难,还尝试过幸福,还怕什么呢?我心中会很坦然。

  我觉得前些年最幸福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和我的同事们一起过关斩将,攀登一个又一个的高峰。费了很大的劲登上了,心中是种愉快,是种幸福。但是这次我生病后,有了新的领悟,我觉得“收藏”原来是种幸福。我的朋友里头,有收藏字画的,有收藏古董的,还有收藏石头的,有收藏各种各样东西的,他们用钱去收藏。我收藏的是感情,收藏感情不用钱,要付出的是真心。用真心收藏了这么多的感情,对我来说是种特别的幸福!

  这次生病的时候,我也感到得病的幸福,因为我在病床上躺着的时候,正是我们公司准备上市,面临着诸多复杂和困难工作的时刻。正常的情况下,我应该是躺不住的,但是那时,我根本不用去想,不用去操心,因为朱总领着我们管理层团队在有条不紊的往前推进,这不仅是幸福,而且是种运气,为此我也感到特别的自豪。

  好,下面咱们说正题。正题就是公司将按照我们计划的方案到香港h股上市。

  这次上市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我记得几年前在咱们公司春节晚会上,我说过在我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头牛,这头牛下边写了两个字叫“蓄势”。牛的姿势是头往下低,准备发力,把势能发出来。往下低头的过程是蓄势,眼看要扬起来,我觉得上市那一刻正是我们头要扬起来的那一刻!应该讲从2000年联想分拆我们就开始“蓄势”了,厚积薄发,我们期待抬头的这一瞬间。联想办到今天,我觉得有这么几件大的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是从科学院走出来的,我和创业的那些老同事都是从科学院、研究所里出来的人。1984年以前,科学院、研究所的这些科研成果怎么转化成为生产力,在中国是完全没有路径的。那时候研究的实验成果完全聚集在研究所,在象牙之塔。我们响应科学院周光召院长的号召,为中国的科研院所怎么样实现高科技产业化趟出了一条道路。

  第二件事,是联想成为了中国企业和国外巨型企业竞争中扬威的代表。我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的时候,做的机器大概有几百平方米、几个房间那样大,但功能还不如今天一个手机。当时能形成中国国产的pc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我们不但做到了,而且通过极其艰苦的努力,成为了中国的第一。然后我们又走向世界,并购了ibm pc,那时,全中国人认为并购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我们又做到了。到了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我们曾经出现过巨大的风险,然而我们跃过了这个风险,联想集团又走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联想集团2013年排在世界500强的286位。杨元庆还连续三年被权威机构评为世界最佳ceo。联想集团实际上确确实实给中国的企业做出了一个好的样子。到今天,并购的企业业务完全融合在一起,能够和外国同事一起形成一个真正的国际企业,共同并肩战斗。当然,对他们来说,也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

  还有一个非常重大的意义,是什么呢?今天,中国应该是世界第二大的互联网应用的国家,我觉得欧洲、日本可能都没有我们在互联网应用上这么普及,那是为什么呢?和什么有关呢?和我们中国是一个电脑使用非常普及的国家有直接的关系。这与联想集团在1994年跟国外企业拼力一争有关。在与各国的企业竞争中,联想集团成为了中国的第一,使得我们的电脑以更加便宜的价格,更加好用的功能卖到中国人手里头。如果没有中国人自己的电脑,国外同样型号的电脑到中国来,首先会晚一到两年,价格也会高很多。而正是由于联想集团奋力一击,带动了我们的家电、电视都赶了上来。我们应该为联想集团鼓掌!

  另外我们还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这件事情不是当事人,不会感受那么深。那是什么呢?就是联想产权机制的改革。联想是中国科学院20万元投资的一个企业,当时是100%的国有资产。今天我们通过了不懈的努力,形成了科学院占36%的股份,泛海占了20%,联想创业员工、核心管理团队及骨干员工等加在一起占了其他的股份的公司。这个改革对我们非常重要,如果不做这个改革,我相信我没有那个动力,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做这么长远的规划,我相信朱立南也不敢接我的班。

  前天和一些记者讲,1993年,我们主动跟院长提出,希望要有自己的股份。周院长非常的开明,说应该有,但是现在不能给你们,只能给你们35%的分红权。我们也很高兴,就接受了,直到了2001年我们改革成功。

  有记者朋友问,当时如果周院长不同意,科学院不同意,那你会怎么做?我说我会毫不犹豫地辞职。为什么呢?因为从1984年到1993年,我们走的道路非常艰苦,一是商务性风险压力极大,二是科学院是一个事业型单位,他没有办法给你贷款担保,所有贷款等于全是在我们自己的身上,三是当时还有政策风险。如果我们自己不能成为股东,看不到未来希望,那就没有意义,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船长,却干着船主的活,在这个大船经过大海的狂风暴雨胜利到达彼岸时,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我绝不会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比如另外办一间公司,做和联想同样的业务,趁机把联想业务转移到那边,等到那边成熟以后,再从联想这边离开。要做这个事,今天就是完全另外一个性质的公司,也许我们个人得到的东西更多,但是我内心将一辈子不舒服,永远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我会觉得非常对不起周院长,对不起科学院。

  今天我们能有这样的一个体制,保证了我们以后有继承,保证了我们以后能够自己做主人,自己来设定战略,实际上我们应该为我们自己叫好!

  同时我们还应该感谢中国科学院,因为中国科学院确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特殊的环境,如果我们真的跟一般的国企一样,在大拨的队伍中,这样的结果也是很难做到的。2001年的时候,我们进行股权机制的改革,那时国家没有任何文件,像我们这样的高科技企业怎么进行产权机制的改革呢?如果北京市也认为这个事很难做,不能做,我们的改革就没法做。但是北京市坚持做了,这才有了今天的联想。所以我们能有今天,确确实实还是应该感谢我们周围的小环境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 推荐

新芽

解读移动互联网重兵线下的真相,没人敢说自己“江湖地位”已稳
解读移动互联网重兵线下的真相,没人敢说自己“江湖地位”已稳很多项目必然面临着转型和运营方式的改变,国内的线下市场巨大,与其与同行在红海领域搏杀,不如直接杀出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