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 · 互联网 · 正文

王石:大家都希望成为马云的时候,你不知道背后有多少牺牲掉的“马云”

2015-03-24 09:08·互联网  新华网    1
   
摘要大家都希望成为马云的时候,你不知道背后有多少牺牲掉的“马云”。昨天在欧美同学会上有一个人说,他已经5次失败,但还在创业,怀着自己的梦想去做,即使失败了也没有关系。

王石:大家都希望成为马云的时候,你不知道背后有多少牺牲掉的“马云”

  q1:万科是全球最大住宅地产商,您是老大的老大,请问您住的房子有多大?您有几套房?

  王石这个牵扯到隐私,因为“红烧肉”,我的家庭你们也知道了,我不说你们也明白。我的生活是比较简单的,简单当中自然包括住房。我到深圳之后创业时买过两套住房,因为种种变故房子不在我名下。考虑各种情况,我现在是租房,不过住房反正是没有问题的。

  中国人为什么对房子那么感兴趣呢?人们认为房子才是财产,才是家,和过去的老家、落叶归根的观念结合起来了,所以土地、房子在中国传统观念里是非常重要的。就我个人来讲,虽然我小时候对山区有很温暖的记忆,但我毕竟迁徙到城市里。我出生在广西,在还没有记忆时就随家迁徙到广州、湖南衡阳、北京、郑州,我还依稀记得在老家东北生活过三年。要说落叶归根,我的家乡在哪里啊?尽管我现在也鬓发衰,但就家的感觉来讲,尤其是2011年出国到现在,我更觉得自己是地球人。当然,我的感觉、味觉、嗅觉也会表明我的民族是中华民族,但是到底哪儿是我的家,已经非常淡了。

  退休之后我想生活在哪儿呢?我非常喜欢剑桥,无论是人文环境还是“尺度”。剑桥街道很窄,这是中世纪的尺度,恰好也是适合人的尺度,生活非常方便,更重要的是弥漫着书卷气,那里曾生活过像牛顿、达尔文、霍金这样的大师,听着钟声感觉他们的灵魂陪伴着你。但是要说温暖和人情味当然还是要数中国!

  q2:在人人都瞧不起杨壮老师的诚信时,你就认准诚信是对的,这挺难。怎么才能保持这个信念?有人说,一些人不怕世俗眼光,正是因为坚信自己说的话。那么,我现在留下一个疑问要问:你这种很强的自信,是怎么来的?

  王石我先回答一下薛教授的问题。说老实话、做老实事、当老实人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我的经历和教育告诉我就应该这样做,现在更多的不是你纠结,而是你身边的人纠结。拿不到好地我就要破产,但我宁可破产也不会违背原则。想通了之后,你就会觉得这就是你要做的。

  你说王石这个人很坚强,但我不认为自己坚强,我是很脆弱的。拿相信我的举手这个试验来说,你不举手对我没什么打击,但是当某种误会,比如我培养的团队误会我的时候,员工感到彷徨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很受伤。2008年赈灾我捐200万不少了,网上排山倒海骂我的时候我是难受的,因为我感觉到我的管理层压力非常大。赈灾,中国是灾难频发的国家,我们不能搞运动式募捐。另外,我觉得捐款应该出于自愿,而且不应攀比捐款多少,普通工人一块钱和企业1000万能相提并论吗?钱数不同,但是心是一样的。2008年的时候,万科80后的员工已经超过60%了,我看他们用非常委屈的眼神看我,他们很委屈,而且不理解。那时候我很彷徨,我准备辞职,不是因为我说错话,而是因为我的话影响了80后对我的信任,我的话给管理层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的话造成了投资者的不确定性,会影响股价,会影响销售,会影响股东投资。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内心是很脆弱的。

  q3:王石老师,今天很高兴参加思客讲堂,聆听您非常精采的演讲。我想问的是,您刚才讲到多少年来坚持的价值观就是诚信,这个价值观我们在七年前曾经做过探讨,当时给我一个思路就是,现在企业家很多都是在40岁以下,他们提出一个主流价值观,应该不是一部分人指引出来,另外一部分人坚守的,而是我们能不能成为这个价值观的践行者、丰富者、发展者、创造者,很多年轻人现在都开始创业,在这里我受到很大的启示。改革开放30年来,企业家创造了很多的经济财富,也有精神财富,这种东西能否转化为我们的精神财富?最早我想问政商关系,有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有官员和企业家的关系,有谈权力和金钱的博弈关系,不一而足,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了,如果可能我倒想请王石老师介绍一下中国目前最重要的政商关系应该是什么和什么的关系?

  王石:在2012年我们企业家有一个论坛,基本是半开放的,请谁来不请谁来未严格限制,基本上不请媒体人,所以是半开放,企业家自己谈一些事情。2012年我们知道新一代领导人带来了希望。我记得那时是作为轮值主席,我的发言主题就是自我更新,不是你希望上面怎么来改,而是你怎么来改,你的主题。今天说挑战也好、主题也好,关键是自我更新,更多的不是政策怎么样,而是我们应该怎么样。我这样不是号召,登山也不用号召。很多人谈三中全会对我们今天的走向怎么样?对我来讲,我觉得更需要关注的是基本的东西,怎么变化代表未来。政策开放点走快一点,再保守一点你调整一些,再保守一点你就等于不变了。那这样我们如何面对变化呢?所以我强调我们要自我调整,我非常清楚我是企业家,企业家自身阶层如何完善呢?如果只是完善社会,企业家如何自己做到民主?你又是调动资源的力量,你不民主怎么能要求社会民主呢?比如上一届在哈佛的亚洲论坛,哈佛留学生组织办的非常有影响力的论坛,去年在国内搞得非常大的民间的一个投资基金,大家都觉得神秘得不得了,觉得他做得不可想象。到上面请一个著名的教授,刚讲两句话他说来给我跟他合影,非常粗暴,非常无礼。在中国很让人羡慕的民间著名的资金投资者就这样,而且不止一次。你想想在哈佛的外国留学生,我们的企业家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我们要讲法治,我们说司法上,贿赂是双方的,得有行贿才有受贿,我不行贿就是我不给你,这是双方的。所以要从自己做起,从自己的企业做起。为什么要出去,因为我突然觉得我不能太自私,你过了在学校享受、愉悦、提高知识的那个阶段,不仅仅是大学教师和学生的交流,更多的是和其他的人共同交流。所以如何让社会进步,我觉得企业家的自我更新和现在执政党开展的反贪运动、反腐败的这种自我更新是一样的,而且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本身我就觉得我是在自我更新,我有很多不好的东西,每个人都是中性的,有天使的一面,有魔鬼的一面。

  我举一个很小的例子,我刚才讲在剑桥骑自行车,有一天我一看,我那个座没了,虽然很近,骑自行车15分钟,但是要走路得半个小时,我骑一个自行车下面没座,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呢?我想看哪个自行车的座,我能把它弄过来,但是我一边骑一边想这是大白天,我的自行车肯定是在晚上被弄的。

  事后我都在反思,我怎么能这么想,我虽然没这么做过,但是我情不自禁,谁把我的弄走,我也弄一个别人的去,从来没想去买来换一个。很简单,人会情不自禁,特定场景下我相信我是做得出来的,你说这是什么行为?人家会说大企业家能做这事?那是很可能的。一个人不是独立的,互相之间是互相影响的。就像我刚才讲的,我的员工很委屈地看着我的时候,那是一种不信任感啊,如果这时候安慰你两句,这就是有共同点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什么叫爱?什么叫慈善?什么叫怜悯?怜悯是人类最基本的东西,兔死狐悲本身就是动物最本能的东西。

  q4:我准备在北京买房,但是房价都在下降,我现在是等等呢还是怎么办?您说您是不行贿拿不到好地,那现在在反腐的驱使下,整个社会关系都在转变,现在万科能够拿到好地了吗?

  王石:你提了两个问题,我想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实际上房地产更多是通过招投标、透明度,拿不到好地也不完全是因为不行贿。当然现在反贪后局面是越来越好,这是毫无疑问的。

  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是这样的,你买房很纠结?那你应该请一位咨询师咨询一下。当然我得回答你,既然很纠结,你想买又拿不定主意,那就抓阄。

  q5:非常感谢王石老师的精采演讲。我知道您是1968年空军的汽车兵,所以请接受我这个84年的空降兵对您这位老兵的敬意。我想了解的是,您在领导万科的同时又要登山、赛艇、滑雪,您在这里当理事长、主席,同时还要攀登知识的大山,我想知道您如何掌控精力和时间?谢谢。

  王石:我想讲个故事,我在哈佛也算名人,你们可能笑了,这还算话题吗?但是在中国是名人,在哈佛未必。在哈佛那个地方,整个世界的名人汇聚,不仅是企业家,还有学者,何况我是悄无声息去的,那我怎么成名人了呢?因为现在是中国现象,中国有很多学者,很多企业家,很多政府官员,有的就在那儿学习,有的就在那儿访问,到那儿老打听能不能安排见下王石,他们就会问王石是谁,他们就会赶快了解,说谁谁谁想见他。几乎每天都有人来让我见,王石就是这么出名的。我到那里是想练英文的,如果见一堆讲中文的人,我的英文怎么过关呢?但是你知道中国人会托关系,各种关系托托托,比如某位主任会给我打电话,说见一见谁谁谁吧!当然有一次见了两个研究生院院长,就是文理学院院长和研究生院院长,研究生院院长是中国人,那绝对是大牌,他们也会来问我问题,就是你怎么来分配时间来管企业和学习?

  我的回答是这样,中国现在还很粗放,不像足球,更不像08年之后的经济危机,所以你若战战兢兢的,可能就被淘汰掉了,这是大背景。西方现代管理学讲制度化,讲团队,讲透明度,我就是这个方法,但是很可惜,在中国民营企业当中不讲这套,我在讲团队,人家讲的是领袖英明。企业领袖说了算,领袖是很英明,但是哪儿有时间事必亲为?再能干,项目做多了,中国市场又很大,你还是要有一个团队,只不过我这种做法在中国还没有流行起来,之后我再学习西方的东西就可以了。但是本质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相信别人”。很多企业家都说我不是不离开,是离不开,我离开半个月就乱套了,我离开三天就乱套了,这是非常简单的例子。

  去年我在剑桥办了一个深潜班,把中国企业家拉过去待一个月,其中一位最后就非常纠结,说企业怎么离得开我呢?最终因为答应了我,所以去了,一个月之后他发现公司不但没事,业绩比他预想得还好。中国有很大的问题,就是不相信。人家问,是不是你没犯过错误?不是没犯过错误,闹了像08年这么大的事件,我说十块钱,马云说了一块钱,即刻舆论从我这里转向阿里巴巴了,但是他轻松通过公关给化解了。所以阿里巴巴成功,至少从紧急公共关系来讲,万科和他肯定不是一个层级的。

  你相信别人、放心别人,就让别人去做。比如亚洲赛艇协会,我要做的事,如果上一学期让我来弄,肯定会抓瞎。上学期因为我要竞选,各种比赛我得赶快去,见他们的会长、秘书长,我得亮相、推销,我的课题就放在那儿,学习就不行了。后来我的老师来了一个电话说我病了,咱们下个礼拜再讨论,我如释重负。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才我说那个秘书长我不用他了,但是从诚信上我还请他当顾问,比原来的待遇更好,连国际赛艇协会都得到一个职务,结果让他出乎预料。一开始我就赞扬温州人,英语非常强,我夸奖他什么意思?干活啊。我们的企业家爱怎么讲?我能啊,我能你不能。我跟他讲就是你能,你一定能。我来做企业其实都一样,企业家、董事长都一样,一个是这事儿你做不做,亚洲赛艇协会主席你要不要竞选?你不竞选这事儿和你没关系,你竞选上了你要怎么做?第二就是用人。更重要的是第三,无论你怎么授权,怎么违反了你的意愿,和你没有直接关系而出了事,你负责。2008年我随时准备辞职,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家的大方向就是想好做不做,就这样。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 推荐

新芽

解读移动互联网重兵线下的真相,没人敢说自己“江湖地位”已稳
解读移动互联网重兵线下的真相,没人敢说自己“江湖地位”已稳很多项目必然面临着转型和运营方式的改变,国内的线下市场巨大,与其与同行在红海领域搏杀,不如直接杀出线下...